— 特别能吃的星 —

更似故人兮 【完结】

更似故人兮

CP:【毒唐毒】


----------------------------------------------------------------------------------

村里有一个毒哥,他是个研究毒理药理很有造地的五毒侠士。

这天,他掐指一算【。】今天恐有关联自己命运的大事发生。

毒哥从小就很信命运这一说,太初有道,天命不可违什么的。所以即使龙潭虎穴,只要他感觉到了命运的查克拉他都会去一探究竟。

于是他随着缉毒尸大队去捣毁一处天一教炼毒尸的制造基地。

他带着口罩点燃那些看起来像卵又不是卵的奇怪孢体,里面大概都是没成型的毒尸。就在这个时候,毒哥莫名触动了一个机关,最靠近他的那个孢体破裂孵化了。毒哥大吃一惊心想还不指孵出个啥!虽是可怜还是杀了的好。正欲动手杀之后快…就被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扑住了。

嗯,大家想的没错,炮哥孵出来了。虽然是个毒尸炮。

于是这便是一个有雏鸟情节的毒尸炮哥,他在茧里醒过来第一个看到的是毒哥炯炯有神的双眼正凝视着它步步逼近,内心忽然一阵悸动就冲出了阻碍他的茧膜深深的缠上了毒哥。【炮哥,他那是要杀你啊……】

总之,毒哥得到了一个大宝宝【此处应有炮哥闪闪发光的眼神】,毒哥反复挣扎好久,看着炮哥无知愚蠢的眼神他下不去手将其人道毁灭,感觉特别罪恶。【此处应有炮哥抱着毒哥的肩膀磨蹭撒娇】

带着这个累赘加半个帮手【扛东西的帮手】继续处理完剩下未孵化的茧之后,毒哥把这个毒尸炮拎回了家。唉……自己不小心孵出来的炮哥,含泪也要养着他。

【天一众:你这毒尸养的不错啊~交流下经验?我家那个一点都不黏我。】

带回家去之后,毒哥发现养个毒尸太麻烦了,他自己经常出远门,山里田里各种光陆怪离的突发事件总有他这种学术派不停歇的身影。可总不能时时刻刻都带着毒尸炮哥在身边,于是毒哥给炮哥定做了个特殊的床,将炮哥催眠后放置在特制床里,不过就算是这样,他每次回来时炮哥身上依旧爬满了各种奇怪的虫子,甚至手指头都被老鼠啃掉了半截。【因为是尸体嘛】

毒哥开始深刻的意识到这不是个办法,虽然毒尸不需要吃喝,但是养人总和养花不同,不是给勺水就可以不管了。

做好心理建设,彻底接受自己必须成为一个大孩子的奶爸后,毒哥开始悉心的照顾起炮哥。不管是刨坑挖坟也好,还是从罪有应得的人身上截取。总之是把炮哥身体上缺失的零件凑了个7788。还特制了一种药水,擦在身上可避毒虫,还能有防腐润肤的效果。于是殷勤的每天都要给炮哥里里外外擦上药水。

虽然他一直不知道这个炮是为啥而死的。不过不知道过去或许是个好事,因为擦药水而无可避免的看到了炮哥一身可怕的伤痕。

深浅不一的伤口遍布身体,甚至连两腿之间都没幸免,致命伤就有好几处,一看就是生前造成的,甚至有的伤口并不太深,但是明显被人为扩张过,顺着切开的伤口撕扯开大片的皮肤组织,这个炮哥死之前,怕是经受过非人的折磨。

更加可怕的是毒哥发现对方身体里埋着奇怪的蛊,因为这个蛊的关系,炮哥虽然身体死亡了,灵魂却是没有投胎而固定在了尸体里,而蛊虫因为自己的靠近同性质相互吸引而骚动……

或许这也是对方会醒来的原因,看了看当初给炮哥脱下的衣服,那已经是多少年之前唐家堡内堂弟子穿过的装饰,炮哥应该是死了很久很久,怕是已经没有亲人了,既不入轮回,自然无法追随曾经共处过的人再次降临人间,如果不是巧合醒来,那就只能一人的孤独沉睡下去一直到灵魂再也承受不住漫长的折磨而灰飞烟灭。

人心都是肉长的,想到这个傻乎乎的炮活着的时候挺可怜的,毒哥在心里默默发誓,虽然现在他养着个傻子,但是炮哥傻的挺可爱,虽然智力目测只有4,5岁小孩子,但也知道心疼人,每次他外出回来或下地干活,炮哥就跑去田里给他端茶送水。虽然他次次都要把炮哥骂一顿,因为太阳那种东西对炮哥的皮肤简直是酷刑。

可是炮哥依旧经常忘记披上披风就出门,于是就经常看到,炮哥提着水壶冲毒哥工作的田间跑过去,结果跑了两步被远处的眼刀一瞪就立刻转身回屋披了披风继续上田送水的画面。

毒哥心里很满足,他本来就怪里怪气的,周围人都觉得他可怕,成天和尸体啊毒物啊毒虫啊混在一起,一把年纪老婆也没讨到一个,或许就和这个傻炮这么混一辈子也不错?一个以研究毒理毒物为一生追求的人,和一个大毒尸过一辈子………

或许真的是不错吧……关上得到可怕结论的黑匣子,毒哥放弃了细想

故事进行到这里,或许这就是一个温馨种田文?当然不只是这样,

虽然一开始这俩人确实过着种田文里标准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成天腻歪在一起,不管醒着睡着都和连体婴似得,虽然炮哥并不需要睡觉。

但命运的齿轮从来都是属于FF团的,于是它又开始转动了。

当这俩人开始有点互通心意,彼此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炮哥恢复了生前的记忆,那些痛苦的记忆迅速的改变着他死后新生的人格和性格。


自从炮哥和毒哥坦言自己恢复了记忆之后,他开始变得很少会笑,经常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手和身体,然后再看看毒哥,不管毒哥怎么叫他和问他也没任何多余反应,当然也不再粘着毒哥。

说到底,炮哥不是个事B的人,生前是生前,死过一次了前尘往事就皆可抛了。

他之所以又开始带上冷硬的面具,是因为回想起了早前和毒哥在一起生活的种种,不仔细想还好,一仔细回想起来可以说羞愤欲绝!!

把他一个成年人当做幼儿摆弄照顾,以什么……研究毒物为理由每天对着无知的他进行奇怪的研究行为!

还有……还有什么在身上擦的药水,可从来没听过【哗——】和【哗——】也要上药水的事情!

如果不是知道毒哥对自己的真心意,怕是炮哥恢复记忆的第一件事就是手刃了那个猥亵【。】自己身体的苗疆老司机!


这边毒哥无语的看着角落里那个大毒尸一会眼神阴狠的使劲咬指甲,一会疑似有可疑红晕爬上脸,一会站一会坐一会躺的,完全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药的副作用吗,看来今天晚上需要好好给他在检查一遍身体,顺便似乎好久没上药水了,虽然对方从恢复记忆就没给他好脸色看过,但是药水还是要上的。这可是他辛苦养的油光水滑的毒尸,于是忍着被眼刀活剐的危险开口冲炮哥说道


毒哥:【那个……泡泡,你好几天没上药水了,身体会受不了的。】

炮哥:【………………呵呵呵呵……】

毒哥:【……】


泡泡??泡泡是什么鬼???他是狗?

炮哥不知道为啥现在自己还笑的出来,还笑的让人不寒而栗。他觉得他这是已经气到极致不怒反笑。

于是大步的走过去一把夺过药瓶,开始自己给自己擦药水。同时忍耐着毒哥投过来的过于热情的注目礼……


毒哥:【你身体内忘记擦了,会长虫的。】

炮哥:【…………】

炮哥拿着瓶子的手僵了一下,内心天人交战中。

毒哥;【真的,不骗你,那里不好好擦药水是很容易滋生细菌和虫的。到时候奇怪的虫子在你直肠里滋生,产卵,长大,把你肛门弄的痒的受不了,你就会哭着求着我帮你打掉那群孽种】

炮哥:【…………你别说了!我擦还不行吗?!】


顺利说服了对方擦药水的毒哥,看着笨手拙脚的边折腾,边时不时用眼神瞟他的炮哥,那眼神和痴痴傻傻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当初炮哥还蠢着的时候也经常那么偷偷的瞟他。

不管什么形态,他们还是一个人,因为灵魂是一样的。

这个奇怪的唐门弟子已经跳出三界外,是一个属于他的特殊存在。即使知道这条路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并不那么好走,但是有什么关系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呗,想到这里毒哥忍不住笑了


----------------------------------------------


时光如梭,转眼之间老司机真的成了老司机。

以前毒哥还能趁给炮哥刷身体调戏下炮哥,虽然毒尸不能出精但是感觉还是有的。

每次毒哥都能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找各种理由把对方弄的嗯啊不止各种求饶。

坏心眼的毒哥手段从没少用,虽然每次他都很小心的摆弄炮哥不那么柔韧的身体,但还是有一次不小心动作太大把炮哥的腰弄断了。从后背戳出来的脊椎骨和肠子几乎流了一床,那之后至少禁欲调养了3年炮哥才再次被他拖上床。


于是每当回忆起年轻时候的放纵岁月,躺在床上的毒哥就郁闷……

自己现在这和不能人道的变态老头只能看着年轻人来意淫有什么区别?于是更加郁结难解,唉声叹气的摸着炮哥的屁股不能自拔【。】

当然不出意外的还没摸两下就被狠狠的拧了一下,摸着发青的手背毒哥哀怨的看着始作俑者,炮哥正挑着眉毛不耐的盯着他,这眼神让毒哥心虚了那么一瞬间,默默丢下一句“你这家伙的血果然是冷的。。”愤愤的抱枕头扭头睡觉了


老小老小,这家伙越老越邪乎,炮哥无奈的收拾毒哥丢到地上的枕头。

和毒哥在一起时间久了,似乎也受到毒哥的影响变得一肚子坏水。

通常,毒哥偷看他洗澡,或者很找打的说“我想看你光着的样子。”

他都是从内心发出一声冷哼之后大方满足对方,但是说好了看,就只能看。

因为只能看不能艹,世界上最痛苦的惩罚莫过于此。

当然,这并不是主要的目的,这么多年过去,对方还那么喜欢自己,这也让炮哥内心有点小开心,不过这不知羞耻的想法他绝对不能让毒哥看出来。


这天,毒哥和往常一样边摸炮哥的屁股边耍流氓说【脱光了让我瞅瞅呗~】

炮哥本是想说【你老了就少看点,一激动就流鼻血丢人死了。】

不过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没有拒绝毒哥的荒唐要求。

但是说好的脱光却只是脱了上衣而已,而后用精实的上身抱住了已经年迈不能再起身的毒哥。

毒哥扭头看了炮哥一眼,似乎是在抱怨这和说好的脱光不一样!炮哥挑眉凝视之,装出来的狠劲最后也无力坚持,只是更加搂紧毒哥后无奈的笑了。

冰冷的身体抱着微温的身体,一个有呼吸,一个没有呼吸,不过俩人都在各自偷笑着。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仿佛已经千言万语。


从日出到日落,以日做夜,以日续夜。就和以前温存的每一天一样,至始至终炮哥都抱着毒哥没有放手,直到他抱着的这幅身体慢慢僵硬变冷。

炮哥抱着微笑断气的毒哥,内心涌上了几乎快被遗忘称呼为悲伤的感情。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流泪该多好,但是他没有泪水。

【泡泡是什么鬼……我不告诉你真名,你也不问我……你连我真名都不知道,你这始乱终弃的家伙是打算下去就喝汤把我忘了?】

炮哥紧了紧怀里僵硬的身体,对方冰冷的身体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罢了……我是不死的,这次我来找你,不管多少年。】

炮哥下定决心一般闭上了眼睛,同时在内心一遍遍的许诺,千百次的重复毒哥的名字,还有那个未曾有机会说出口的自己的真名。


-------------------------------------------------------------

山河变迁,改朝换代。

这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四季轮番换了多少次已经数不清。

毒哥生前种了一颗西域月季在家门口。

曾经毒哥突发奇想,想种点花啊草的来美化下他们的小家,于是买了很多美艳的月季却一颗都没种活,炮哥不遗余力的嘲笑他的毒手不可能种的活娇弱的月季。

于是不服气的毒哥特地从明教弟子手里高价买了一颗据说能一年四季开花不断的月季送给炮哥当礼物。美其名曰他想送的礼物就是它开出的花朵,既然要开了花才能算是礼物,那要是因为炮哥的乌鸦嘴这月季又死了,礼物自然是飞了。

结果种下去后俩人不管如何悉心的照顾,一直到毒哥驾鹤西游那月季都很不给面子的没有开过花。

可说也奇怪,就在毒哥去世的第二年春天,经过了一夜的暴雨,第二天一大早终于放晴了,而月季小小的青色的花苞,粘着露水,在晨光中闪闪发光。

这一发现忙坏了炮哥,又是遮阳网又是上肥的忙了10多天,这金贵的花儿奇迹一般的开出了第一朵花。

它有着浅紫色的花心,越往外延伸,逐而转为浅浅的蓝色。凑近就能闻到淡淡的茶香味。

【它开的花就是我送你的礼物~】

炮哥想到了毒哥当时献宝的表情,他居然能一直忍耐着不告诉自己这花开出时有多美,就为了将来的某一天给自己一个惊喜,虽然也做好了种下去怕是好几年都不会开花的打算。

只是没料到居然会这么晚。

【真漂亮…我有好好收到这份礼物,所以这不算晚吧?】


从那之后,不管炮哥去哪里旅行,每年春天一定会回来看一次花开。

和说好的一年常开不同,那月季每年只在春天开一次,一年看一次,普通人一辈子或许也看不了多少次,但炮哥可以自豪的说他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


而且……当初娇小的月季苗如今已经长成了枝繁叶茂的月季树。整个院子一到春天就被笼罩在蓝紫相间的月季里,清香的味道顺着风飘出10里,就因为这样。炮哥和毒哥的住所渐渐变成了到这小村落踏青的人一定要来看一次的名胜地。

而一年的大部分时间,炮哥都不会在村落里停留,他必须去实现自己的诺言寻找那个熟悉的灵魂,那个和自己体内的蛊能引起共鸣的唯一的灵魂。


也许是时间过得太久,也或许是毒哥留下的奇怪药水要擦上几百年才能达到毒哥生前期望的擦10年就能获得的效果。

炮哥的体质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变异,他渐渐的不在是可怕的青色皮肤,虽然看起来还是略苍白,但变得更像一个活人。


漫漫岁月如何度过呢?他拿着毒哥留给他的【我死后你要做的99件事】一件件的做了过来。

试着交过知己朋友,停留过毒哥提起的美好湘江,学过一种乐器,虽然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演奏的天分。

而大醉一次……他根本就是千杯不醉,不,或许醉倒在花香里也算大醉一次?

每完成一样炮哥就在那一页的后面划上一个红色圈圈。

主动忽视了里面出现的类似【想着我的样子自X】等等让他想把书撕掉的无理要求。

当然就算照做他也绝对不会画个红圈上去。

于是,几百年过去了,炮哥无语的发现所谓的99件事,其中的一半都没办法打红圈。


他没有特殊的寻求方法,更是没有忽然杀出来的世外高人为他指点迷津,甚至不清楚何时能找到那个人。

或许他投胎了,但是自己错过了?

或许他也曾漫长的等待过一个不知会不会出现的人? 

或许这是他们必须经历的,在真正重逢的那一刻,欠下的孽障才是俩人真正清还的时候。

但这时间也太久,久到炮哥已经忘记自己曾经活着的岁月,连自己的真名都快忘记了。

几百年不长也不短,可随着时间的沉淀,当初相处的记忆就如同溪水里的石子,经过岁月的打磨,每当回想起来的时候反而越是清晰,那些闪闪发光的记忆,是怎么都无法磨灭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朝夕。


----------------------------------------------------------------------------


【大哥哥?你哭了?】

小童扎着一个冲天辫歪着头看着那个拿着自己飘走的风筝泪流满面的男人不解的问到。

【……】但是那个男人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他攥着胸口的衣服,似乎有什么将要呼之欲出却硬生生压了下去。等平复下之后他蹲下身把风筝递给了小童。

【大哥哥,我把风筝送给你,你不哭了好吗?】

小童挽起袖子擦着男人的脸,谁料想那泪水确是越擦越多,麻麻都教我们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大哥哥怎么就因为一只风筝哭的这么厉害…难道是大姐姐?

小童默默的想着,顺便在男人的胸口和脸上转了好几圈。正好对上男人还泛着泪光的双眼,刚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俩眼不知道看什么地方的时候,就看到男人嘴角浮现出的一弯淡笑,一如当初无数个相拥的日夜那般,深深照印进虹膜的深处,还有灵魂里。


【你以前总说我冷淡无情,我想……我应该没有你说的那般冷血。】


无数次的错过,或擦身而过消失人海,或生不逢时卷入战乱。

他也曾在无法忍耐寂寞的夜晚想到过放弃。

但灵魂的牵引始终在这里,当初那个让他苏醒的人在等着他。

一次次的背上行囊,他默默的对自己说,一定在什么地方,就是去找找

然后他就去了。


于是,后来他…………


----------------------------------------------------------

PS:炮哥真名叫唐饮岚

【出自茹瘴饮岚,是个有点苦命的名字。岚和蓝同音,毒哥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真名,真乃用心良苦。】


END


BY:星啸


评论
热度(6)

2015-04-18

6